欢迎访问易投配资  www.87785.com  |  财富热线: 400-6890-558

借"猪周期"实控人大幅减持 大北农的好日子到头了?

发布时间:2020/7/1 10:26:00

利好消息落地后,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002385.SZ,下称“大北农”)的股价旋即急转直下。

6月23日,农业农村部发布2020年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批准清单,大北农子公司开发的转基因大豆名列其中。公开资料显示,大北农于2010年上市,一直以猪饲料为主业。

6月24日,大盘大涨之际,大北农股价大幅跳水,收盘跌近9%。次日,公司继续以绿盘报收,市场对大北农的期望值由此可见一斑。

为降低质押率而套现?

本次股价跳水之前,多名股东陆续完成高位套现。6月8日,大北农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、董事长邵根伙为进一步降低股票质押率计划,拟减持1.25亿股。

Wind数据统计,今年2月至6月初,杜鹃、邵根伙、张立忠三名高管合计减持2.19亿股,约合市值17亿元,其中邵根伙套现约15亿元。减持理由一以贯之:“降低质押率”。

但实际上,大股东部分落袋为安后,其质押危机还是比较大。最新数据显示,邵根伙的股权质押比仍高达89.8%。大北农对此自有一番解释:

“近一年多来,公司股价涨幅较大,但融资机构未能释放部分质押的股票,导致融资履约保障率非常高,有些达到300%以上,相当于借款1元钱,押了市值约3元多的股票。随着相关工作的进展,其质押率会有进一步下降空间。”

也就是说,公司认为目前股价处在高位,套现比较“划算”。

自2018年以来,大北农股价多在6元/股以下震荡。甚至猪肉行情爆发时都未能挽回颓势,2019年5月至12月,公司股价持续下跌,最低到4元/股,直到今年年中股价才超过10元/股。

借“猪周期”股价拉升

今年以来大北农股价一路高涨,这和“猪周期”而不是公司业绩相关性更强。

时间倒回至2018年年末,由于身陷业绩下滑、资金危机等诸多困境中,彼时大北农有意寻找国资驰援,然而半年后,这笔重组宣告终止。此后股价一泻千里,公司也处于随时可能被强制平仓,继而导致实控权不稳的危机中。

直到2019年,大北农迎来了罕见的“猪周期”,公司在生猪市场上的布局,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“公司从2016年推出‘养猪大创业’以来,张立忠持续不断对东北养猪平台进行外部融资和增资,因此也需要偿还其个人的外部融资借款及利息。”在解释总裁为何减持时,大北农方面如此表示。“经过四年的努力,东北养猪平台现在建成十多个规模猪场,能繁母猪大约5-6万头,公司生猪复养成熟技术也多次获得央视报道和行业认可。”

不过实际成效并没有其宣传的那么美好。2019年生猪行业大繁荣的背景下,公司养殖产品营收同比增47%至19.5亿元,在总营收中仅占比11.7%。同期温氏股份、牧原股份来自生猪业务的营收分别为418亿元、196亿元。

所谓“养猪大创业”,即公司与合作伙伴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养猪,大北农为合作伙伴解决种猪繁殖、资金、饲料、疫苗全产业链的问题,如果出现风险,由后者承担。

如果说猪企与农户合作的养殖模式单纯是养猪,农户赚钱,公司提升市占率;那么大北农的生猪业务目的更多在于卖饲料,并借此发展生猪全产业链,公司多管齐下赚农户的钱。

最后的结果是,大型猪企的市占率不断上升,而大北农的“养猪大创业”成效寥寥。

这也反映在业绩上。上市十年来,公司营收从52亿元一路上涨至166亿元;而扣非净利润仅从2.9亿元上涨到3.3亿元。

相关风险需警惕

2019年,大北农员工同比减少20%至1.38万名。

大北农告诉《投资者网》:“公司业务销售人员减少,但公司技术服务人员占比在加大。公司提供产品服务、养殖技术服务、饲养技术服务、金融支持服务、疫苗兽药服务等,对公司饲料产品的销售产生积极的帮助。”

这也意味着,大北农仍未放弃旧有模式,在发展养殖业时,首要考虑仍是如何多卖饲料,这与其主营业务步入瓶颈期高度相关。

由于国内大型猪企猪饲料均基本自己生产,大北农的饲料业务只能集中于中小规模养殖场。而生猪行业集中化的大趋势下,公司饲料业务必然随着中小养殖场的减少而减少。

另外,子公司众多带来的管理难题也阻碍了业务发展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公司关联风险高达2417条,多因全国各地的大北农子公司因环境违法、火灾隐患等问题被行政处罚。

大北农自身风险达到71条,主要由动产、土地抵押信息所致,以及因合同纠纷、交通事故等引发的诉讼案件。

大北农并未否认上述风险:“公司将加强对下属公司的内部控制、加重对下属公司审计监督、加大对下属公司经营的合规培训力度;公司经营过程中涉及重大诉讼或重大风险事件,公司将严格按照标准进行披露;子公司在日常经营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日常货款纠纷、交通事故纠纷等经营事件,对公司经营没有重大影响。”

在激烈竞争的生猪行业,当其他猪企拿出破釜沉舟、合作双赢的态度抢占市场,大北农却自顾不暇,还为饲料主业所牵绊,其结局可想而知。

不过,猪价仍处相对高位,大北农还有足够长的喘息时间。今年一季度,公司归母净利润达到4.65亿元,这几乎抵得上前两年全年的净利润;而营收环比下滑6.3%至40.8亿元,公司解释称:“一季度费用较上年第四季度减少,转让股权等投资收益增加。因此生猪价格有所降低的背景下,归母净利润也出现上升。”

但其他财务指标透露出不良信号,如经营活动现金净额为-0.75亿元,公司表示,这是应收账款、预付款、存货上升所致;应收账款增加符合饲料行业特点,而存货之所以相比去年同期上涨超4亿元至24.39亿元,主要系公司消耗性生物资产同比增加所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大北农囤货时猪价处于高位,未来猪价一旦明显下滑,公司或有存货计提减值的可能。(思维财经出品)

作者:谢莹洁

返回

安卓端APP下载

苹果端APP下载

微信公众号

服务热线

400-6890-558

交易日:08:30 - 18:00
周一至周五(法定节假日除外)
周六日:10:00 - 18:00

Copyright © 2020 易投配资(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)

ICP备案

QQ客服
免费注册
微信客服
新手指南